不良資產市場黃金發展期(2020年3月12日)


2020年真可謂是多事之秋,新冠疫情仍在全球範圍內進一步發酵,3月9日,全球金融市場又迎來了原油黑天鵝引發的崩盤式下跌。在此前全球主要產油國共同參與的OPEC+會議中,因俄羅斯不同意減產導致了會議的不歡而散。中東產油大國沙地阿拉伯隨即於3月7日率先打響“石油價格戰”,中東股市因此受到重創,沙特TASI綜合指數重挫逾7%,科威特股指跌停並觸發熔斷機制。這一黑天鵝事件迅速傳導至全球資本市場,3月9日,布倫特原油期貨一度暴跌31%,NYMEX原油跌24%。金融市場也未能倖免,全球股票市場集體淪陷。

在這樣的市場環境之下,如何尋求資產的保值就成為了一個十分重要的話題,此前筆者曾經提到黃金作為避險資產的首選,無疑是眼下的最優解之一。除此之外,資產的多元化配置和選擇也是需要考慮的問題。在這樣一個時點,有一類特殊資產的投資價值正在凸顯,那就是以不良資產為代表的具高增值潛力的投資機會。

在疫情蔓延和市場波動的大環境下,企業重組及資產退出的需求快速增長,正在形成新的市場空間,而隨著疫情逐漸受控,這一特殊資產形成的市場將會迎來巨大的市場空間,規模逾萬億。

在2019年12月,中國金融監管機構提出,要實現金融業更高水準的對外開放,引進外資機構進入境內不良資產市場。2020年1月15日美中美簽訂的經貿協定中,專門提到了金融資產管理服務,雙方相互開放不良債務服務部門。在政策環境逐漸開放的同時,不良資產市場本身也正在迎來更好的參與機會。2019年,在新經濟週期產業升級轉型及金融去杠杆、房地產投資監管趨嚴的背景之下,國內市場累積的不良資產規模快速增加。而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可以預見到,2020下半年不良資產的市場規模將有大概率增加,而資產價格則有可能進一步走低。

實際上不良資產處置對於境外的許多機構而言,早已是一個十分成熟的投資業務板塊,像黑石、阿波羅、KKR和橡樹等知名的投資機構中,都有專門的部門來做 “特殊機會投資”業務,這個“特殊機會”指的就是“經濟到了某個特殊週期、宏觀環境到了某個特殊階段或某些目標遇到了特殊事件,導致目標物處於受壓的狀態”,也就是所謂的“不良資產”。在2020年2月22日,“股神”巴菲特公佈的“致股東的信”中,也特別提及將會挖掘不良資產中的投資機會,他說“伯克希爾在混亂時期擁有不同尋常的資本,我的繼任者在需要大筆資金的相關交易時能很快作出決定,這使得我們脫穎而出。介入不良資產並不是公司的主要業務,但在現時介入這些吸引人的交易是很有道理的”。

中國不良資產市場的投資價值正在不斷凸顯,也將明確迎來進一步的開放,隨著中國金融市場的不斷開放,不良資產市場將會進一步完善,其化解金融風險和支撐實體經濟的功能將得到更加充分的發揮,可以斷言,中國不良資產市場即將迎來黃金髮展期。而香港作為中國對外開放的視窗和世界進入中國的橋樑,在中國未來不良資產市場的國際化發展中也具備獨特的優勢和肩負重要的責任。自中國改革開放以來,香港就扮演著十分獨特的角色,尤其是回歸後,香港更是充分發揮了一國兩制的優勢,利用自身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有力助推了中國金融市場的開放和發展。在不良資產市場的國際化道路上,香港同樣兼具優勢和責任,在積極參與到市場規範化、規模化發展,占領先發優勢的同時,也要協助內地引入國際先進不良資產經營經驗和技術,再次助推中國不良資產市場穩步邁向國際市場。

© 2019 by HKFAEx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