滙豐不是Hong Kong Bank(2020年4月9日)


4月1日愚人節開市前,滙豐控股(00005)發出公告,表示接獲英倫銀行透過審慎監管局發出的書面通知,要求滙豐取消派發2019年第四次每股0.21美元股息。

股息原定於4月14日派發,並已於2月27日除淨,即股價已反映(扣除)相關股息的派發。同時,滙豐董事會亦決定,在今年底前暫停派發所有普通股的季度或中期股息或應計款項,亦不會進行任何普通股回購。

滙豐又指出明白其在協助客戶度過這場新型肺炎危機並保留資源,以備於復甦時用作投資所擔當的重要角色,並表示該行在環球經濟未來幾年的前景較為明朗之後,會重新檢討2020年的普通股股息政策及支付安排。

挑戰08年金融海嘯低價

事實上,英國銀行監管機構審慎監管局針對的並非滙豐一家,還包括渣打銀行(02888)、巴克萊銀行、蘇格蘭皇家銀行和萊斯銀行等以英國為註冊地的五大銀行。

滙豐突然宣布取消派發股息,彷彿在愚人節跟全球投資者開的一個玩笑,但滙豐一眾股東以腳投票,紛紛拋售持股,股價旋即跌破40大關,挑戰2008年的金融海嘯時的低價。

上市公司派息,雖然並非強制,但像滙豐這樣具有悠久而穩定派息傳統的恒指大藍籌股,這次事件的確令人匪夷所思。就連2008年那樣的金融危機之中,滙豐的派息也未曾中斷。很多投資者更是「慕息而來」。

大中華區投資者最受傷

一石激起千層浪,事件不斷發酵,現在已經不僅是派息問題了,而是深層次的政治和監管問題。前任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梁振英表示,亞太地區的客戶可以在業務上杯葛滙豐。香港金管局前總裁任志剛則笑稱,是不是香港子公司也可以不給它的英國母公司拿派息?立法會議員張華峰更稱這是金融騙局。然而,出身英國的港股網紅David Webb則表示,滙豐取消派息是法律許可權範圍之內的事情,投資者如果訴訟只能空費錢財。

究竟滙豐「姓甚麼」?這是個政治問題。2019年,滙豐的投資者中,有29%為香港居民,有11%為中國內地居民,此外還有香港和中國內地的金融機構。加在一起,大中華區的股東比例應該超過英國和歐美股東。也就是說,滙豐停止派息,受傷最多的其實是大中華區的投資者。事實上滙豐與大中華的聯繫不僅如此。多年以來,滙豐的業務也是集中在大中華,特別是香港業務佔滙豐營收的「半壁江山」。2019年,滙豐在香港業務的稅前盈利高達120億美元,而英國的業務只有香港的14%,僅17億美元。

事後前任特首梁振英在社交媒體發文表示,如果經濟是人的身體,金融市場就是身體的血液循環系統,而銀行業就是循環系統中的心臟。心臟不能外露,不能由外人操控,心臟出事,都不是小事,這是常識,銀行亦然,這是他在出任行政長官前在新加坡的星展銀行當了幾年非執董的體會。

此外,他又呼籲利用中國的龐大市場、結合香港的監管和人才,以疫後的振興經濟工作為切入點,在香港官民合辦一家以香港為總部的國際級銀行,並賦予發鈔權,做一家名實相符的香港銀行(The Hong Kong Bank),中環郵政總局和旁邊相連的空地可以直接批給這家銀行,不必招標,地價作為政府股本一部分。過去,不斷有人建議說香港要辦一個類似主權基金的政府投資機構,辦「香港銀行」是天時、地利、人和三者俱全。

筆者的境外朋友不時投訴,為何香港的鈔票那麼複雜、那麼亂,有滙豐的、渣打的、中銀的,雖然顏色差不多,對於遊客,實在難以辨別真假,感覺都是假鈔。滙豐的突然取消派發股息,會否突然令香港的鈔票「變天」?目前言之尚早。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滙豐遷冊、發鈔權誰屬、兩地上市企業在監管問題上誰說了算等議題,將引發熱烈討論。

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催生了盈富基金(02800),成功開啟了香港Exchange Traded Fund(交易所交易基金,ETF)行業;2020年,滙豐取消派息會否催生官民合辦的香港銀行(The Hong Kong Bank)及成立香港主權基金(Hong Kong Investment Corp., HKIC),並透過HKIC整合形形式式的未來基金,推動香港的風險投資和私募股權投資行業發展,使香港成為政府倡議多年的國際資產管理中心及科創中心?我們拭目以待,我們樂見真成。

© 2019 by HKFAEx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