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幣告別瘋炒回歸價值(2020年1月23日)


又是一年春來到,致此辭舊迎新之際,向一直關注筆者專欄的讀者朋友們致以新春的問候,同時也代表香港金融資產交易集團向長期以來關注和支持我們的合作夥伴們致以最誠摯的謝意。

春節是中國人最傳統最重要的節日,每年的春節不僅是闔家團圓的喜慶日子,就連中國央行都會來湊熱鬧給節日增添幾分喜氣,每年都會發行不同款式不同面值的紀念幣,其中最為大家所熟知的就是每年都不會缺席的生肖屬相紀念幣。而收藏交換紀念幣也成為了不少收藏者們的一大樂趣和愛好。


而隨著近年來收藏市場告別線下小、散、亂的狀態,逐漸進入電子化、規範化和規模化的發展,尤其是以郵票和錢幣為代表的線上交易平臺的興起,紀念幣不可再生、易於收藏、品相標準、面值保障等特點使其迅速成為藏品交易市場中的寵兒,受到了越來越多收藏家和投資者們的青睞。


以剛剛過去的2019年為例,可以明顯感受到紀念幣收藏市場開始興起,受到了越來越多人的關注和參與。2019年由央行發行的普通紀念幣“泰山幣”作為央行發行的首枚異型紀念幣和“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系列的第一枚紀念幣,掀起了一輪紀念幣收藏與交易的高潮。5元(人民幣,下同)的面值十分親民,1.2億枚的發行量也處在近年來普通紀念幣發行量的相對低位,這使得泰山幣在開始兌換前,就已經處於供不應求的市場狀態中,市場上的收購價格超過14元/枚,上市後更曾突破20元/枚的市場收購價,至今仍維持在18元/枚左右,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其稀缺性和不可再生屬性會愈發凸顯,收藏市場樂觀預計未來其價格有望突破30元/枚。而除此之外,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紀念幣面值10元,發行量1.5億枚,因為題材重大,也是2019年的“明星”品種,目前的市場價格穩定在15元/枚左右。


其實如果回看紀念幣市場發展的歷史,不難看出,隨著互聯網時代的到來令資訊更加對稱,交易方式更加便捷高效,紀念幣市場也在從野蠻走向規範,從極端走向理性。在上世紀90年代時,紀念幣開始進入收藏品市場,但由於當時的市場訊息不透明,認購方式不公開,導致紀念幣極易過度集中,使之成為了投機和炒作的對象,只要運作得當,往往通過輕鬆轉手就能實現十幾倍的利潤回報。但曾經的瘋狂已經一去不返,近年來,公開預約+現場兌換的模式以及大幅提升發行量的做法開始引導市場進入良性迴圈,交易市場也隨著市場環境的變化開始規範化和理性化。從2019年大熱的泰山幣就能看出,即便是被譽為近幾年最火爆的品種,1.2億枚的發行量和預約+兌換的模式也完全符合散貨於民的引導方向,大幅降低了其炒作的空間,向紀念幣的紀念與收藏價值開始回歸。


當然,除了這裡提到的“普通紀念幣”之外,紀念幣市場中還存在著一種更具稀缺性、價值更高的紀念幣。近日,一枚為慶祝前英皇愛德華八世登基而設計的1英鎊肖像金幣以100萬英鎊的價格拍賣成功。愛德華八世1936年繼位不足一年,便為了跟摯愛辛普森夫人共諧連理而放棄皇位,成為更為人所熟知的溫莎公爵,其不愛江山愛美人的事蹟至今仍為人津津樂道。而他的倉促退位令英國政府當年為慶祝他登基而設計的1英鎊肖像紀念幣未能公開發行便壽終正寢,只留下了6枚“測試版”金幣傳世。極度稀缺以及富有傳奇色彩的背景故事令該金幣成為無價之寶,拍出天價也自然是意料中事。這樣的紀念幣看似與普通收藏者距離遙遠,但實際上,隨著交易模式的創新、交易技術的進步以及交易市場更加公開透明,未來未嘗沒有可能通過份額化或其他的方式令普通收藏者們共同參與到更高端的紀念幣交易中去。


總體而言,紀念幣作為一種權威發行、不可再生、易於儲藏且價值穩定的收藏品,成為大眾化的投資收藏品具有其必然性和必要性。而錢幣交易市場作為一個並不能稱之為新的市場,在經歷了幾十年的技術革命和自然選擇後,正在徹底改變其業態模式,重新成為一個新興的、潛力和規模都十分巨大的行業。相信紀念幣本身的收藏屬性配合交易市場互聯網化的流通模式,將可擦出新的火花,為紀念幣交易行業帶來新的成長動力。

© 2019 by HKFAEx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