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錢賣油超出市場認知範圍(2020年4月23日)


2020年,令人大開眼界的新鮮事再添一樁:原油價格可以是負值的。

繼美國道指單日上落2,000、3,000點,10天4次熔斷之後,4月20日,原油期貨又上演了歷史的一刻,即將在翌日(4月21日)期滿的2020年5月美國西德克薩斯輕質原油期貨(簡稱「WTI原油期貨」),一度跌至-40.32美元,收市報每桶-37.63美元,較上日下跌55.9美元,跌幅306%。這是自1983年3月WTI原油期貨成立以來,歷史上首次收於負值。

出現這樣的結果雖然是市場意料之外,但如果回看過去半個月的事態發展,卻又應當算是情理之中。在4月初的時候,油價曾經因為OPEC+會議談判未果,沙特單方面增產而經歷過一輪大跌,在那之後,美國經過一番努力,將沙特與俄羅斯安撫下來,OPEC+重新達成減產協議。當時全球幾乎都給出了一致的判斷,一是油價已經跌到了20美元左右的歷史低位,一定會迎來一輪反彈;二是特朗普費盡艱辛促成產油國達成減產協議,油價也有很大機率回歸到美國頁岩油的安全綫,也就是40美元一桶左右。在這樣的預期之下,僅4月10日的一周,美國原油庫存就激增了1,920萬桶,創增幅紀錄。截至4月17日,紐約商品交易所西德克薩斯輕質原油交貨地庫欣地區庫存又增加到了6,100萬桶,一周增加了9%。大家都在看多原油持倉等待油價的上漲。

在這個時候,發生了兩件事導致了原油價格崩盤,第一是新冠疫情仍在蔓延,且疫情發展比之前預計更加嚴重,在各國封城自保的情況下,居民自我隔離,企業停工停產,石油需求呈現斷崖式的下滑,即便沙特和俄羅斯達成減產協議,也並不能解決供需嚴重失衡的情況。第二則是庫存設施接近飽和,對期貨交易商而言,若5月份多頭合約到期被強行交割,所帶來的儲油成本和運輸成本要遠高於平倉的損失,因此交易員被迫平掉多頭頭寸,以免在沒有庫容的情況下購入實物原油。一方面是需求快速萎縮,另一方面是庫存接近飽和供給仍在增長,再加上近期合約到期在即,交易商對冲需求迫切,共同造成了原油期貨魔幻價格的出現。

如果了解了極端情況出現的原因,就不用過度緊張,隨着市場逐漸回歸理性,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裏,相信市場對原油期貨將會加倍謹慎,在減少到期對冲的同時,負價格這種奇葩的現象也將很難再次出現。實際上,遠月原油期貨盡管也出現較大下跌,但仍維持在了相對合理的價格上。但同時也應當看到,雖然油價大跌是庫存、需求和疫情等多方面的影響,導致多方為減少違約賠償或庫存費用而貼水對冲,但按照目前疫情發展的態勢來看,原油需求很難在短期內快速反彈,在加上新能源快速發展帶來的替代效用,未來的原油價格仍然可能會保持低迷一段時間。

原油作為期貨市場和衍生品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其價格的長期轉弱,甚至客觀存在負油價的可能性,這必將對金融市場帶來巨大而深遠的影響,其中包括穩健長綫投資者將集體撤離和衍生品發行的加強監管。

投資期貨衍生品風險無限大

4月22日,中國銀行發行的理財產品「原油寶」,由於產品設計及執行移倉時,沒有考慮到負油價這隻黑天鵝,導致投資者巨額虧損。中國銀行要求客戶按照-37.63美元的結算價結算。根據網上廣為流傳的一張銀行結算單,投資者開倉成本是194元人民幣(每桶),本金總額388萬元人民幣,但是現在總體虧損921萬元人民幣,倒欠銀行533萬元人民幣。中國銀行已經發出通知,要求投資者補充這部分穿倉虧損!

按照一般投資人的理解,抄底實物資產(一般投資人相信他們購買的石油商品是實物資產,但實際上是期貨和期貨衍生品),最多也就是虧掉本金,但是現在狀況是,投資者不僅僅本金虧完了,還倒欠銀行!

2008年9月15日,美國五大投行之一雷曼兄弟破產,其發行的信貸掛鈎票據(香港稱為「迷你債券」)價格暴跌,讓投資者深刻理解到,迷你債券是以信貸違約掉期(CDS)為資產的金融衍生品,並非保本債券,更不是銀行定期存款。

2020年4月20日,WTI原油結算價格暴跌至負值,理財產品「原油寶」,投資者不但虧掉本金,更要背上一大筆負債,讓投資者深刻理解到,原油寶是高風險期貨衍生品,並非現貨資產。

現今世界很複雜,金融衍生產品更複雜,黑天鵝滿天飛。我們沒有想過一家AA評級的雷曼兄弟可以在一夜之間轟然倒下,更沒想過,要貼錢賣原油。未來還有多少超出我們認知的事情會發生,我們不知道,我們只知道簡單就是美,Simple is beautiful. If you don't take simplicity seriously, complexity comes in!

© 2019 by HKFAEx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