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寬長期化 古董更值錢(2020年3月26日)


新冠病毒疫情的蔓延正在迅速波及全球。上周,筆者在本欄表示「我們不難預期,全球央行將毫不手軟地減息買債,甚至不惜將利率降至負數,買債規模無上限,直至經濟脫離危險期,因為只有先活下來,才有未來,才有解決問題的機會。」

言猶在耳,3月23日,美聯儲宣佈開啟史無前例的、無限量的、無底線的、肯定被載入史冊的量化寬鬆(QE),開始買市場上除股票之外幾乎所有的信用產品。美聯儲幾乎壓上全部賭注,希望再次向市場證明:「世上沒有任何經濟問題是印鈔解決不了的」。假設流動性緊張的局面不能很快地得到緩和,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可以很快地擴張一倍、兩倍,甚至更高,因為Sky is the Limit。事實上,自3月15日,美聯儲宣佈減息一厘,並重啟規模達7000億美元的量寬以來,連續進行回購和商業票據操作,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規模,已達歷史新高。美聯儲還有沒有其他賭注能用? 有!買股票!

言歸正傳,為了應對疫情對經濟造成的衝擊,各國央行紛紛仿效美聯儲,開始進行大規模放水,這更是令本就已經貨幣超發、流動性過剩的眾多發達經濟體雪上加霜。可以預見到,隨著疫情的迅速擴散和各國央行進一步的刺激性政策,在未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貨幣貶值和通脹壓力將成為各國經濟最大的壓力。市場氣氛明顯轉向悲觀,也令越來越多的人們被迫開始相信,全球經濟衰退可能真的會發生。而在疫情帶來的全球範圍恐慌之下,如何在逆境之中求生存,最大限度的保全自己也成為了市場中熱議的話題。

中國有句俗話,「亂世買黃金,盛世買古董」。一直以來,黃金作為避險資產的首選,在歷次危機之中,都有不俗的表現,這也是近段時間來黃金整體趨勢向上的主要原因之一。但筆者以為,隨著科技的進步和時代的衍變,以郵幣、書畫、老酒等為代表的收藏品也不再是盛世的專利,其在危機中的保值增值功能也在逐漸凸顯。之所以有這樣的論斷,主要原因有四。

其一,時代已經不同。現時之危機不同於古代的戰亂,不再是有戰事引起,而是更多體現在因突發事件導致的一國經濟發展受阻,也就是說,郵幣、書畫、老酒這類資產在戰亂中不便攜帶、易於損毀的特點不再影響其自身的價值。

其二,理念發生變化。黃金自古就作為一種貨幣在全球範圍內流通,這種歷史沿襲的保值功能在很大程度上造就了黃金在全球範圍內都是硬通貨的觀念,而隨著市場的發展和投資品類的多樣化,收藏品得到了越來越多人的認可和配置,黃金可能仍然是發生危機時很多人頭腦中的第一選擇,但已經不再是唯一的選擇。

其三,資訊改變世界。隨著互聯網的快速發展,資訊不對稱早已成為過去,收藏品價值難保,流通不暢的缺點,也隨著協力廠商平臺和線上交易模式的快速發展迎刃而解。毫不誇張地說,在一些經營規範、規模較大的交易平臺上,收藏品變現的便捷程度甚至要優於黃金。

其四,市場更加理性。縱觀歷史不難發現,所謂的盛世與亂世總是交替而來,而在經濟發展更快,應對手段更多的當下,危機與復蘇之間的週期變得越來越短,過去需要十數年才能完成的週期,現在已大大地縮短為數年,這也就讓收藏品的保值、增值空間以及作為避險資產進行配置的吸引力大大增加。

© 2019 by HKFAEx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