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行齊合奏 美元入熊市(2020年7月1日)


最新華爾街大行吹起美元貶值不合奏,摩根士丹利、高盛、摩根大通、德意志銀行、花旗等均表示,美元的長期反彈已於今年3月終結,美元已悄然進入熊市,其中美元最大空頭來自摩根士丹利前亞洲區主席羅奇。羅奇在接受CNBC訪問時,估計美元兌主要貨幣將大跌三成半,即使華府在11月更換領導層,亦不能顯著紓緩這個不能避免的危機。

羅奇指出,美國人過去兩年儲蓄佔可支配收入的比例本來就不高,一直低至10%以下。在預期失業率持續高企的情況下,美國的國民儲蓄率可能會大跌,並跌至美國史上、或是任何領袖國家經濟史上最負面的水準。羅奇又表示,還有其他情況顯示美元正步向危機,包括美國正遠離全球化,並專注於與整個世界分割,因而形成致命的雙重打擊。因此,美元危機並非會不會發生的問題,而是何時發生的問題,是快速出現,還是慢慢出現的問題。

美元崩潰引致滯脹危機

羅奇又補充說,美元崩潰對美元資產將會造成負面的影響,首先會造成的是高通脹的可能性,尤其是美國目前入口了更多的高價外國貨品。第二個影響最大的是利率。他憂慮美元一旦崩潰,美國便會再現上世紀70年代的滯脹危機。滯脹全稱停滯性通貨膨脹(Stagflation),又稱為蕭條膨脹或膨脹衰退,在經濟學,特別是宏觀經濟學中,特指經濟停滯(Stagnation)與高通貨膨脹(Inflation),失業以及不景氣同時存在的經濟現象。

至於美元危機何時到來,羅奇沒有給出確實的時間表,認為可能是明年或是兩年後,或可能更久,不過,他屢次強調美元崩潰已屬無可避免,投資者亦不能忽視這個危機。

轉軚唱淡的高盛表示,在過去數月以來,一直不建議投資者沽空美元,因為恐防會反彈,但現在情況已不同了。他現時同意投資者在投資組合中看淡美元。

另一投資大行花旗亦高調加入唱淡美元行列,認為美元將會進入長時期的弱勢,假如全球經濟確定見底,而美國利率維持在零水平,增長潛力又不及新興市場,美元便會跌入熊市。美國利率跌至接近零後,美元已變得不吸引。

國際資金加倉人幣債券

事實上,大行及財經猛人的意見,並非危言聳聽,而是有客觀事實根據,資本市場也紛紛選擇以腳投票。根據美國財政部公布的國際資本流動報告顯示,外國投資者大手減持美債,今年四月減持1,767億美元美債,三月則減持2,993億美元美債。換言之,外國投資者兩月合共拋售約4,700億美元美債,給香港4,400億美元外滙儲備還要多,沽壓沉重。

相比之下,今年國際資金似有流入中國資產,再加倉人民幣債券。今年五月,境外機構投資者單月淨買入1,676億元人民幣債券,引證在環球政經不穩下,人民幣債券作為市場為數漸少的「有息」債券,也成為了避險資產。畢竟在新冠疫情全球肆虐下,中國是首個復工復產的主要經濟體,是今年為數不多的、尚能錄的經濟正增長的經濟體。

筆者認為,雖然華爾街大行及財經猛人看淡美元的理據充足,但美元短期崩潰的機會不大,但長期貶值則為大勢所趨。那麼,現在我們需要思考的問題是,假如美元崩潰,我們將如何部署。

傳統投資智慧告訴我們,金價與利率和美滙成負相關(Negatively Correlated),即利率跌,金價升;美滙跌,金價升。現時利率與美滙同跌,金價上升,似乎有十足的底氣。 美元霸權何時結束,人民幣何時成為儲備貨幣,我們或許不知道,但金價上漲似乎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實。如何大家認為金價短期升幅過大,亦可考慮其他實物資產。我們目標明確,我們遠離現金。

© 2019 by HKFAEx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