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貨幣飛升 存在即是合理(2021年5月19日)


自二月份走出頹勢後,一路雞犬升天的虛擬貨幣近幾天又經歷了雞飛狗跳,隨着馬斯克在Twitter上隨口一句特斯拉有可能售出其持有的比特幣,本在衝擊5萬美金關口的比特幣迅速下跌,最多時下跌超過6,000美元。而隨着比特幣的一瀉千里,一眾虛擬貨幣也泥沙俱下,尤其是依託於虛擬貨幣的各種權證類衍生品,更是一片哀嚎。根據網路資料統計,在馬斯克發聲後,一日之內共有16萬人爆倉,其中單筆最大爆倉金額9,000萬美金,累計爆倉金額接近15億美元。


事件發生後,又有大量對虛擬貨幣持負面看法的觀點湧現出來,對虛擬貨幣近期的瘋狂和投資者的不智予以譏諷。不得不說,自以比特幣為代表的虛擬貨幣進入公眾視野以來,一路就不乏對其嗤之以鼻者,其中尤以巴菲特和芒格為代表的傳統知名投資者居多,他們認為虛擬貨幣是一場沒有根基的互聯網泡沫和一場沒有節操的裸泳狂歡,一朝泡沫破裂、潮水退去,參與者不僅很難全身而退,甚至可能血本無歸。


此次的比特幣暴跌也是這一觀點的有力證明,作為被鼓吹能夠與黃金對標的互聯網時代的全新價值通貨,居然因為一兩個人的調侃言論而暴漲暴跌至如此程度,這樣的表現看上去也確實很難背負以穩定著稱的價值通貨之名。


虛擬貨幣重要價值載體


但即便如此,筆者也堅信存在即合理,虛擬貨幣的出現有其必然的意義,也必將成為重要的價值載體。從根本上來說,在財富階層相對固化,跨越階級難度愈來愈大的當下,崇尚人人平等的年輕人無比期待顛覆的出現。而虛擬貨幣恰恰就是在屬於年輕人的互聯網時代裏,新興勢力向傳統勢力發出的一種挑戰,是社會進行財富重構的一點預兆。世界終將是年輕人的,而這種重構,即便不是以虛擬貨幣的形式,也一定會以其他的方式而出現。如今以比特幣為代表的虛擬貨幣已經漸入人心,那麼它也就很可能真正成為新時代價值的載體,最終像黃金一直作為一種衡量價值的通貨而長期存在。也許有人會說,黃金自身是有價值的,更在工業中擁有廣泛的用途,虛擬貨幣無法與之相比。


但筆者以為,雖然黃金有質且用途廣泛,但這些並不是反應黃金價格的主要因素,真正能夠讓黃金成為全球通貨的核心因素,筆者以為是「共識」,當大多數人都認可黃金是一種寶貴的稀缺資源,且擁有保值增值的功能,那麼黃金自然能夠脫離工業品的標籤,而成為一種體現價值的通貨。否則比起黃金,還有多種稀有金屬更加稀缺,在工業用途上更加重要,但卻從未聽說還有哪一種稀有金屬成為國際通貨而被世人追捧。虛擬貨幣也是如此,當全球範圍內對虛擬貨幣的共識達到一定程度後,量變產生質變,虛擬貨幣也就自然而然會成為一種全球公認的重要價值通貨,按照目前的發展趨勢來看,這將會是極大概率發生的一件事情。


虛擬貨幣長期趨勢看好


當然,筆者雖然看好虛擬貨幣的長期發展趨勢,但並不意味着筆者認為比特幣就是市場中最好的投資品,也絕不能肯定比特幣就一定會成為未來的新通貨。誠然,比特幣因其先入為主的優勢而成為了諸多虛擬貨幣中最著名也是價格最高的一種,但同樣比特幣也自有其缺陷和問題,比如產量、能耗、儲存、洗錢等等。


未來究竟會是哪一種虛擬貨幣,甚至哪一種虛擬商品最終成為互聯網時代的價值通貨,在眼下還無法做出預測。但可以肯定的是,隨着年輕一代的崛起,財富的重構,甚至社會發展模式的重構,都將是大概率發生的事情。在科技發展日新月異,資訊傳遞零距離的當下,比起墨守成規,保有一顆永遠好奇的心,勇於嘗試和接受新事物,可能才是更加適合未來的生活態度,與讀者們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