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理財通盤活資金流通實現共贏(2021年5月13日)


繼中港股市和債市互聯互通之後,萬眾矚目的「跨境理財通」於近日又有了實質性進展。5月6日,中國人民銀行廣州分行、深圳市中心支行,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深圳監管局,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深圳監管局發布《粵港澳大灣區「跨境理財通」業務試點實施細則(徵求意見稿)》(下稱《意見稿》)。意見稿的推出,表明「跨境理財通」業務落地的一系列準備工作已經基本就緒,即將進入實質業務落地的階段。


所謂「跨境理財通」,是指在以廣東、香港、澳門為試點地區的粵港澳大灣區內,中港澳投資者可以通過區域內制定銀行體系建立的閉環資金通道,跨境投資三地銀行銷售的合資格投資產品或理財產品,初期試點將限制在粵港澳大灣區內。在運行成熟後,將極大概率推廣至全國範圍內,成為繼股市和債市互聯互通後,開放的全新跨境資產配置領域。與滬港通和深港通類似,跨境理財通同樣分為「北向通」和「南向通」,北向是指港澳投資者在大灣區內地代銷銀行開立個人投資帳戶,通過閉環式資金管道滙入資金購買內地代銷銀行銷售的投資理財產品。「南向通」指內地投資者在大灣區港澳銷售銀行開立個人投資帳戶,通過閉環式資金管道滙出資金購買港澳銷售銀行銷售投資理財產品。


有助推進人民幣國際化


從跨境理財通開放的初衷來看,一方面是為了滿足市場的多元化的資產配置需求,另一方面也是為了加速中國資本市場的開放和人民幣的國際化。長期以來,內地和港澳地區存在用戶端和產品端不匹配,需求無法滿足的現象。具體來說,內地的理財產品和公募產品的同質化嚴重,較少創新,內地的投資者長期處於審美疲勞的狀態,多元化資產配置的需求日益增長。但與此同時,中國內地經濟增長迅猛,投資紅利的長期存在對境外客戶具有極大的吸引力。而港澳地區在經濟增長的基本面上較為薄弱,對於很多傾向尋求經濟增長帶動資產價值上升的境外投資者而言吸引力較小,但港澳地區的資產投資範圍更寬泛,投資策略更靈活,再加上大批優質中概股海外上市的加持,對內地投資者而言則是喜愛有加。在這樣的大環境下,跨境理財通的落地,對境內外投資者而言都是一件好事。除此之外,人民幣國際化和資本市場開放也是中國在近些年乃至未來一段時間裏資本市場改革的主題,跨境理財通的落地有助於推進跨境人民幣職能完善,增加人民幣跨境使用場景,在穩步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的同時,還可以拓展境內外資本市場流動的管道,進一步加深中國資本市場開放的廣度和深度,這也完全符合中國資本市場未來發展的主體方向。


當然,從此次《意見稿》的具體內容來看,此次的試點依舊保持了監管層面一貫的審慎風格,對於投資者參與市場設定了較高的門檻。《意見稿》規定,內地投資者具有粵港澳大灣區內地9市戶籍或在9市連續繳納社保,或個人所得稅滿5年;具有2年以上投資經歷,且滿足最近3個月家庭金融淨資產月末餘額不低於100萬元人民幣,或者最近3個月家庭金融資產月末餘額不低於200萬元人民幣等。港澳投資者條件則由港澳金融管理部門自行設立。


從具體要求中不難看出,此次試點雖然開放的是理財產品這一般理解上風險較小的資產類別,但考慮到境內投資者跨境投資的產品,有可能脫離中國資本市場的監管,實際風險可能無法預估。所以在對投資者的投資經驗和淨資產方面反而提出了更加嚴格的要求,這也使得此次的試點面對的受眾範圍縮小了很多。從實際需求出發,在試點穩步推進後,無論是在跨境理財通的適用地域上,還是在參與要求上,都有極大的可能做出進一步的放寬。


為兩地帶來新機遇和發展


不過即便如此,此次試點的影響和規模依然不容小覷。實際上,廣東和香港本身就是高淨值人士聚集的區域,據胡潤研究院2月發布的財富報告顯示,廣東省擁有600萬人民幣可投資資產的「富裕家庭」數量有25.6萬戶,排名全國第二;香港擁有600萬人民幣可投資資產的「富裕家庭」數量有19.3萬戶,排名第四。而在擁有千萬人民幣可投資資產的「高淨值家庭」數量方面,廣東擁有千萬人民幣可投資資產的「高淨值家庭」數量有16.5萬戶;香港擁有千萬人民幣可投資資產的「高淨值家庭」數量有11.4萬戶。再加上此次試點的資金跨境結算額度也達到了1,500億人民幣,在這樣的基數上開展跨境理財通的試點工作其規模和影響已經很具影響力和代表性了。


筆者一直對香港的未來充滿信心,同時也堅定認為香港再塑輝煌離不開與中國內地的互相扶持和深化合作。跨境理財通的落地對於中國資本市場的進一步開放而言,是意義重大的一步。而對於香港重拾金融自信來說,也是一次絕佳的機會,期待跨境理財通的落地,能夠為兩地帶來新的機遇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