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監管有必要 馬雲喊話像場秀(2020年10月28日)


時值全球最大IPO螞蟻集團(06688)即將開始之際,阿里集團掌舵人馬雲,再於平地起驚雷,於10月24日在外灘金融峰會上發表了21分鐘的演講,震驚了整個中國內地金融圈。

演講的視頻早已遍布網路,做個簡單歸納,馬雲提出了四點,第一是中國的金融系統思想落伍,沒必要也不應該,總是跟在西方後面學,應該着眼未來、服務未來,看得更遠一些。第二是所謂監管可以分為「監」和「管」,目前中國因為「監」的水平不高,落後於行業發展,導致在「管」上用力過猛,一定程度上遏制了金融創新。第三是目前中國的核心金融機構各大銀行都是當舖思維(磚頭文化),需要錢的借不到,反而拼命把錢借給不需要錢的企業,形成了資源錯配。第四是既然國家鼓勵創新,就要允許在創新的過程中犯錯和試錯,沒有容錯空間的過度監管,就會導致發展停滯,而不發展本身就是極大的風險。

馬雲希望爭取更大發展空間

時值螞蟻集團上市之際,馬雲拋出這樣的論點,其實指向性還是很明確的,其目的就是希望為螞蟻(和其他科創企業)爭取更大的發展空間。其實,看螞蟻的業務模式,本身就與傳統的銀行有着巨大的差別,螞蟻是依託阿里的消費場景,通過大數據計算出使用者的信用等級,再有針對性地,投放信用擔保的小額貸款,而銀行根本不具備,如此強大的數據能力。在客戶層面,螞蟻更多是面向C端,單一額度小,客戶規模大,銀行則更多面向企業和機構,單一額度大,客戶數量少。從這兩點來看,銀行選擇低風險抵押貸款的所謂「當舖思維」路綫,並沒有太大問題。

回到馬雲的演講,不少人認為馬雲在金融監管層大佬雲集的峰會上,發表這樣的演講,實屬膽大妄為,甚至有可能因一時口快,為阿里和螞蟻惹來更大的麻煩。但值得玩味的是,在馬雲發表演講後,緊隨其發言的財政部副部長鄒加怡,看起來對馬雲的演講早有準備,其從容指出,要平衡好金融科技與金融安全的關係,要支持金融科技發展,也要堅持引導科技向善。要警惕金融科技發展過快,造成的風險和弊端,包括應防止金融科技誘導過度金融消費,防止金融科技成為規避監管、非法套利的手段。同時,也要防止金融科技助長贏家通吃的壟斷。

其後,在第二天10月25日,十三屆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主任尚福林也在峰會上發表了講話,雖未直接點名,但明顯是在與馬雲隔空喊話。他指出,金融科技本質上是一種技術驅動的金融創新活動。無論叫金融科技(Financial Technology)還是科技金融(Technological Finance),始終不能忘記金融(Finance)屬性,不能違背金融運行的基本規律,否則,必然會受到市場的懲罰。

創新與監管是博弈與平衡

在鄒加怡和尚福林發表講話後,更多人開始擔心起螞蟻的處境,認為馬雲的肆意妄言,可能會為螞蟻惹來大禍。但其實仔細想想,不難發現這場看似充滿火藥味的隔空喊話,暗地裏卻默契十足。首先,馬雲的情商和智慧,有口皆碑,能夠在中國所有金融大佬聚集的場合,發表這樣的演講,一定會對演講內容做充足的準備,甚至大概率,早早就向監管層面做了報備。其次,緊隨其後發表講話的財政部副部長,其演講明顯也對馬雲的演講,提前做好了一定的應對,既表達出了中央對金融科技的態度,又對馬雲所指的幾點做了適度的回應,可謂是不卑不亢、恰到好處。再聯繫到螞蟻,即將成為全球史上,最大IPO的AH同步上市,一路暢通無阻,甚至監管部門還大開方便之門,中央肯定不會故意刁難,尤其是在中美關係不斷惡化的當下,螞蟻作為全球金融科技領域的獨角獸,可謂是中國之光,中央更必樂意看到中國出現一個全球頂尖的科技公司。

當然,正是由於螞蟻集團可謂是獨一無二的企業,在全球範圍內沒有對標企業,其在發展和創新的過程中,也必將受到更多新監管的限制,但這並不意味着螞蟻與中央是惡性的矛盾,而更多的是創新與監管的一場博弈與平衡。

實際上,筆者以為,這場隔空喊話更像是一場作秀,馬雲作為阿里集團的前主席,以堅定而強烈的態度,表達出對金融科技創新的堅持和對監管放鬆的要求。而中央也明確表態對金融科技創新的支持,但同時也表達了對合理監管的堅持。(二之一)

© 2019 by HKFAEx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