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仍然璀璨 數據有力說明(2021年2月18日)


過去的一年對於全球各地來說都是艱苦而困難的一年,香港尤甚,無論是社會的動盪,還是疫情的肆虐,都沒有放過這顆開放、自由的東方之珠。這也令不少人開始懷疑,曾經無比輝煌的香港,未來將會走向何方,甚至在不久的將來,還能不能保住其國際金融中心的位置。

市場的擔憂不無道理,在這樣一個風雨飄搖的時刻,香港是否還能像以往一樣保持充足的市場活力和吸引力,從某種程度上決定了香港的地位和前景。針對市場的擔憂,香港金管局總裁余偉文日前公開撰文,從香港資金流向、私人財富資料、金融機構動向、香港資本市場潛力、以及金融人才儲備五個方面,對香港資本市場的整體狀況做出了評述,既表達了對香港未來的信心,也對市場主要的擔憂做出了解答。

港元滙率續強 資金持續流入

首先,從資金流向方面,對於外界提出的香港資金淨流出問題,余偉文用翔實的數據給出了回應。他指出,如果資金持續流出,港元滙率應會轉弱,銀行存款也會減少。事實上,港元滙率在2020年一直處於強方,且由於資金持續流入,強方兌換保證自2020年4月以來共計被觸發85次,金管局合計從市場買入500億美元,是2010年以來金額最高的一年。同時,香港的銀行存款總額在2019年和2020年均有所上升,2019年增長2.9%,2020年再升5.4%。這些資料明顯表現出香港的資金狀況穩中有進,不但沒有大幅流出,反而還在穩定持續地流入。

其次,在私人財富方面,香港繼續保持其亞洲最大私人財富管理中心的地位,在全球排名上僅次於瑞士,雖然在文章發表之時尚未有公開的2020年最新資料,但根據包括主要私人銀行在內的眾多機構的初步統計和估算,2020年香港私人財富管理業務仍然延續了增長的趨勢,年內大概率將有兩位數的增幅。以私人財富歸類的資金轉移迹象並不明顯。

第三,從金融機構的動向來看,也並未有明顯撤出香港的動作,恰恰相反,還有以內地基金為代表的大量金融機構加速入駐香港。從機構數量來看,香港資產管理公司的數量由2019年底的1,808家增至2020年底的1,878家,即便受到疫情的巨大衝擊,也仍然保持了3.9%的增幅。而雖然有部分金融機構因業務重心轉變或機構調整而退出香港市場,但新的金融機構也在不斷落戶香港,帶來新的業務與擴容。根據金管局的最新統計資料,香港是亞太地區除中國內地之外規模最大的私募基金樞紐,總資產管理規模在2019年就已經達到1,600億美元。與此同時,在存量並未顯著降低的同時,增量還在陸續進入。自2020年8月香港引入有限合夥基金法律框架後,吸引了不少私募機構的目光,僅5個月便有90多隻有限合夥基金在香港註冊。

港交所集資額 去年全球第二

第四,從香港資本市場整體來看,香港作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也相對較為十分穩固,即便是在2020年疫情期間,也仍然保持了蓬勃發展的勢頭。香港交易所2020年集資額在全球排名第二,股票通日均成交量在2020年上升逾1倍,目前國際投資者持有的內地A股中約70%經香港交易;債券通日均成交量在2020年增長82%,目前逾50%國際投資者的債券交易、其持有的約25%債券經香港完成,反映了香港作為連接內地與國際市場的門戶地位的穩固,以及香港高效和接軌國際的金融基建發展空間廣闊。而展望未來,大灣區「跨境理財通」正式提上日程,這對於財富管理行業的領頭羊香港而言,更是非常值得期待的一個全新方向,對於香港進一步一展所長將會提供更加寬廣的舞台。

第五,談到金融人才儲備的問題,就更無需擔心了。在2020年內,雖然香港整體的失業率因為疫情的影響而有所上升,但金融及保險行業的職位反而增長了0.7%和1.4%,香港作為內地與國際市場的超級連絡人,地位獨特,優勢明顯,對於金融類人才來說是非常理想的發展平台,這不但能夠吸引大量的金融人才進駐,更能很好地保留下這些金融人才,從而形成人才儲備的良性迴圈。

事實上,從近期的市場趨勢來看,香港無論是對中國內地還是對全球各國都具有不可取代的優勢和十分巨大的吸引力,雖然中國在不斷推進資本市場的國際化和進一步深化市場的改革和開放,但在中短時間內全面放開金融市場仍然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在這樣的前提下,香港作為自由、開放的視窗,既是境外資本自由進入中國的重要視窗,同時也是境內資本走向國際的重要橋樑,地位與作用不可取代。

作為牛年的開首文章,筆者衷心希望金管局公布的事實與數據,有助香港大眾和國際投資者,客觀認識真實的香港。事實勝於雄辯,謠言止於智者。香港一定要自信,政府一定要有為,香港這顆東方之珠才會繼續璀璨奪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