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用經濟行業變革在即,值得期待 (2018年12月13日)

更新日期:2019年2月25日

2018年12月13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根據市場傳聞,原計劃在2019年下半年上市的Uber正準備在未來六個月內進行IPO,高盛和摩根士丹利對它的估值預期達到1200億美元。與此同時,美國第二大網約車公司Lyft也對外表示,公司已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了IPO招股說明書,計畫在2019年3月或4月上市。負責IPO的摩根大通、瑞士信貸以及傑富瑞,對其估值在180-300億美元之間。


而在美國共用經濟再掀熱潮輪番尋求IPO之際,中國的共用經濟卻在2018年進入了多事之秋,陷入了低谷。先是網約車接連發生人身安全危機,滴滴陷入輿論風暴和監管危機;再是路邊的共用單車從“顏色不夠用”到色彩越來越單一,就連曾經如日中天的ofo小黃車也陷入了巨額債務危機,大批用戶的押金遲遲無法退還;之後還有打著共用經濟旗號的自如、鏈家爭搶房源,哄抬租金等等。人們不禁開始懷疑,共用經濟的未來將何去何從。


共用經濟於1978年首次被提出,應當算是一個新興的概念,是一種將閒置資源以有償的方式將使用權讓渡給需求方並獲取合理報酬的商業模式,而共用經濟之所以能夠降低成本,促進交易達成,核心就在於“閒置”二字,理想中的共用經濟十分強調閒置資源的重複交易和高效利用,通過將閒置資源重新配置、整合、優化,從而實現個體福利的提升與社會整體的綠色可持續發展。而西方共用經濟的典型代表就是Airbnb(愛彼迎)和Uber(優步),前者是通過互聯網來發佈、查找和預訂世界各地的閒置房源(即房屋所有者暫時不使用),包括公寓、私人住宅、城堡、莊園甚至島嶼。而後者則是私家車擁有者利用閒暇時間來接送有用車需求的乘客,賺點外快。這些都與共用經濟的理念相吻合。


對共用經濟有了這樣的認知之後,再來看中國共用經濟行業的發展,就不難發現其中的問題。小到充電寶、雨傘、自行車,大到汽車、網約車、房屋,中國共用經濟行業呈現出的繁榮,幾乎看不到通過提高存量資源使用效率而實現的共用,大多都是建基於資本瘋狂湧入後人為創造出來的閒置資源分享化。以大眾最為熟知的共用單車為例,2017年初,摩拜和ofo在北京各自擁有大約15萬輛單車,而到2017年底,二者的單車總量直逼200萬輛。而各色共用單車帶來的彩虹大戰在全國各大城市的單車投放總量多達數千萬量,這一度使得中國上游單車製造廠商超負荷運轉也無法滿足來自共用單車平臺的訂單。這樣的共用經濟不僅沒能提高社會閒置資源的利用效率,還造成了極大的浪費,早已與共用經濟的概念背道而馳,與其說是共用經濟的概念,還不如說是租賃模式的變種。


那麼,在中國一家獨大的網約車平臺滴滴是否能夠算是貫徹了共用經濟的理念呢?答案也是否定的。網約車之所以被劃入共用經濟的範疇,是因為其一方面是對閒置機動車的共用,另一方面是對車主閒暇時間的共用,曾經的順風車利用空置的座位創造了額外的社會效率,可以算作是真正意義上的共用模式。但如果就滴滴目前的主流模式來看,大部分司機都已近似成為全職司機,而乘客也並沒有享受到更加便捷廉價的服務,從某種程度上講,滴滴早已變成了一家線上的計程車公司,與共用經濟的理念漸行漸遠,不再是共用模式的一杆旗幟。


而這種帶有中國特色的共用經濟,也隨著資本市場的回歸理性而暴露出了越來越多的問題。其中最核心的問題有兩個,第一是模式問題,第二是監管問題。共用經濟突出的是閒置資源的再利用,本應是一種輕資產運營的平臺撮合模式,但在中國卻在資本的慫恿下演變成了重資產跑馬圈地的模式,無論是哪一種共用經濟模式,都以融資額論英雄,都以燒錢占市場為第一要務,這種嚴重依賴資本的發展模式勢必難以持久,一旦市場的熱潮退去,高成本運營帶來的資金鏈斷裂將成為必然。而監管的問題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方面是資源分享的過程中缺乏對資源使用方的有效約束,導致共用資源嚴重耗損卻無法追償,這一問題在共用單車上表現得十分突出。因為用戶的犯錯成本近乎為零,使得損壞的單車數不勝數、隨處可見,對於共用單車平臺來說不但沒有創造收益,反而陷入了高投入高損耗的惡性循環之中,經營虧損甚至倒閉也就在情理之中了。監管的另一個問題是對於資源的提供方缺乏規範和監管,從而產生了安全隱患甚至發生惡性事故。以網約車平臺為例,平臺在招募司機時缺乏對司機個人背景的審查和載客期間對其行為的監督與約束,導致一些低素質者加入,加劇了違法違規甚至犯罪風險的累計。一旦出現問題,輿論的聲討和監管的介入將是必然。


從現狀來看,共用經濟在中國和美國的冰火兩重天確實說明其發展在中國遇到了一些問題,但換個角度來看,也同樣說明在大方向正確的前提下,共用經濟能夠得到市場的廣泛認可,迎來更大的發展機遇。而從共用經濟的核心特點來看,無論是其綠色可持續的發展理念,還是商業模式創新與化解過剩產能,共用經濟都符合中國未來的發展趨勢,不可扭轉、不可阻擋。行業眼下所需的調整可以歸納為兩點,其一是轉變經營思維,告別跑馬圈地的粗放型發展模式,回歸共用經濟的本質,轉向滿足客戶真實需求;其二是建立健全監管機制,與監管部門建立高效溝通管道,對資源的提供和使用雙方進行嚴格監管並形成有效約束,營造良好的行業發展環境。


總體而言,中國的共用經濟行業雖然出現了一些問題,但作為一個新興且完全符合社會發展趨勢的模式,共用經濟未來的路還很長,值得關注和期待。

© 2019 by HKFAEx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