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無損錢幣郵票投資機會(2020年4月2日)


筆者以為,當滿足沒有戰爭、藏品保真、流通便捷、危機可控,這四個條件時,收藏品的投資價值可能會比黃金更加突出。而眼下的新冠病毒疫情在中國範圍內就恰好滿足這四個條件,這也是筆者看好收藏品市場,尤其是郵幣市場的主要原因。

首先,疫情爆發後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各國都會將目光集中於國內疾病的防治,負面影響主要體現在生產、消費和外貿等經濟領域,但由此引發戰爭,既沒有意義也沒有價值,可能性微乎其微。

其次,自2016年以來,中國內地開始大力整頓交易市場行業,關停了大量收藏品相關的交易市場,而此時以中國國際文化產權交易所為代表的一批新興收藏品交易市場另闢蹊徑,建基於香港等境外市場,在規範、自由、開放的市場環境下,異軍突起,為收藏品交易行業帶來了全新的發展方向和動力。這些立足境外、面向全球的收藏品交易平台的興起,不僅意味著他們能夠憑藉區位優勢迎來行業整合的黃金時期,更重要的是,這些平台會尤其珍惜難得的發展機遇,在交易規範和市場服務方面做的更加嚴謹和到位,這也倒逼平台在藏品保真和流通便捷層面對自身提出更高的要求,為收藏品交易市場的規範和活躍提供良好的環境。

最後,雖然新冠疫情在全球迅速蔓延,但中國得益于擅長于運用舉國體制的優勢,在付出了慘重代價之後,快速控制了疫情在國內的進一步蔓延,現在已經開始組織企事業單位有序復工,這也就意味著中國的經濟雖然最早受到疫情的衝擊,但很可能是最快走出危機的國家,而收藏品的投資價值在危機過後將會得到更加直觀的體現。

而在眾多收藏品品類中,筆者尤其偏愛郵票、錢幣及老酒類藏品。郵票和錢幣作為具有投資價值的收藏品,都具有天然標準化,總量固定不可再生以及單位價值合理等特點。

天然標準化是指同一品種的郵票或錢幣每一枚或每一張之間品質相當,這免除了因為個體差異而導致目標物價值出現差別的情況,在產品進行線上交易時,標準化的目標物能夠有效保障市場參與者的權益,也有助於吸引更多市場參與者。總量固定且不可再生則是郵票或錢幣藏品的另一個天然特點。每一種郵票或紀念幣的總量在發行時就已確定,這也就意味著每一款郵票或紀念幣都是不可再生的,而當藏品的總量固定後,其價值大多都與時間呈現正相關關係,隨著時間的推移,無論是自然損耗還是藏家線下收藏,每一個品種的藏品總量都是只會減少不會增加,這也為郵票和錢幣類的藏品整體價值穩定增長提供了有利環境。

單位價格合理則是另一個為郵票及錢幣類藏品加分的特點。在收藏品投資領域,流通變現的能力一直是最為重要的因素之一,黃金能夠成為全球公認的避險資產,其超高的流通性和變現能力是重要的原因之一。而郵票和錢幣相比起古董和書畫,單位價格一般都不太高,這大大降低了市場參與者的准入門檻,當市場參與者能夠自由進出市場時,不但藏品的真實價值能夠通過市場化的供需對接得到直接的體現,其流通性也能藉此得到有效的保障。

郵票和錢幣類藏品便於金融化的特點不僅為其自身帶來了投資價值,也令其成為線上交易平台的寵兒,這也反向為郵票和錢幣類藏品的流通性和真實性提供了背書和保障。以目前全球最大的郵票錢幣電子交易平台中國國際文化產權交易所作為例,郵票、錢幣和收藏卡正是其最大的三個交易板塊。平台的規模和規範確保了交易目標物充分的流動性,也賦予了交易目標物平台的品牌溢價,而錢幣郵票絕佳的收藏及交易屬性也為平台帶來了良好的市場基礎和發展空間。根據中國國際文化產權交易所的資料統計顯示,即便是在疫情期間,其平台上的眾多交易品種仍然表現堅挺,價格屢創新高。隨著平台控股公司赴美國納斯達克上市日近,平台內的諸多交易品種也將因此受惠,進一步為交易平台帶來品牌溢價。這也證明了郵票錢幣類藏品與交易平台相輔相成共同成長的屬性,當交易平台做大做強的同時,其流動性保障和品牌價值也會為交易目標物帶來溢價,目標物的價值也會隨之水漲船高,具備更高的投資價值。這也是郵票錢幣類藏品優於其他品類藏品的原因之一。

縱觀全球,中國目前應當是疫情控制效果最佳的國家之一,同時也仍然是經濟增長潛力最大的國家之一,只要相信中國經濟在短暫失速後中長期還會重新企穩,那麼以郵票、錢幣、老酒為代表的的收藏品,就仍然具有巨大的投資價值和增值空間,值得給予長期關注。

© 2019 by HKFAEx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