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雖打擊 虛幣有價值(2021年5月27日)


在剛剛過去的一周,對於虛擬貨幣市場而言,是殘酷而又黑暗的一周。事發突然,中國內地先是在18日晚間由互聯網金融協會、銀行業協會和支付清算協會三大協會牽頭發文強調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險,並要求金融機構、支付機構不得開展與虛擬貨幣相關的業務。


虛擬貨幣呈斷崖式跌


隨後的21日,更是由主管金融的副總理劉鶴在金融監管領域最高級別的會議--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下稱金融委)第五十一次會議中明確指出,「強化平台企業金融活動監管,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堅決防範個體風險向社會領域傳遞」,矛頭直指虛擬貨幣市場。幾天的時間裏,虛擬貨幣市場呈斷崖式下跌,又是一片哀嚎。


中央監管挖礦和交易


此次事件之所以市場反應如此激烈,主要是因為這是國務院層面第一次明確提出打擊虛擬貨幣交易和挖礦行為,市場預期這將會對虛擬貨幣領域產生巨大影響。挖礦作為虛擬貨幣生產最核心的基礎環節,監管趨嚴將從源頭上打擊虛擬貨幣在中國的生存空間,而中國又恰恰是全球範圍內虛擬貨幣最主要的「礦場」,按照實際算力計算,中國礦場規模佔全球總量的65%。由於比特幣礦機消耗巨大電能,並且隨着全網算力的提升,比特幣的總耗電量只會愈來愈高。所以礦場的搭建必須依託於低電價地區,過往中國的虛擬貨幣礦場主要依託低電價分布於以水電為主的西南地區和以火電為主的西北及北部地方,而此次國務院層面明確頒布了對挖礦和虛擬貨幣交易行為的禁令,對於在境內開展業務的礦場而言無疑是毀滅性的打擊。


而交易則是虛擬貨幣流通產生價值的重要環節,雖然中國政府對虛擬貨幣的態度一直很不友善,但過往中國民間參與虛擬貨幣交易還是途徑頗多的。設立在境外的虛擬貨幣交易所通過C2C的模式直接繞過監管將買賣雙方進行對接,而客戶則通過銀行和協力廠商支付機構直接完成交易。而在此次的強化監管中,為配合金融委會議要求,三大協會指示包括銀行在內的金融機構和支付機構不得開展與虛擬貨幣相關的業務,也就是將過往中國內地參與虛擬貨幣交易的主要支付手段和流通管道進行了嚴格的限制,未來在境內參與虛擬貨幣交易將愈來愈難。這也是此次事件在幣圈引發恐慌的主要原因之一。


實際上,在過去的一段時間裏,中國雖然一直對虛擬貨幣領域監管甚嚴,但卻並未妨礙中國成為虛擬貨幣市場重要的參與方之一,無論是民間虛擬貨幣交易的風行還是中國諸多礦場的繁榮,都證明中國在虛擬貨幣領域中扮演着舉足輕重的角色。而此次監管從挖礦和交易這兩個層面切入,也算是打在了中國虛擬貨幣市場的「七寸」之上,無怪乎業內對此次監管出手的影響看得如此之重。


但雖然幣圈內愁雲密布,筆者卻並不認為中國此次重拳出擊虛擬貨幣領域,就是虛擬貨幣的末日,因為筆者始終堅持相信,虛擬貨幣所依託的區塊鏈技術和去中心化的方向,仍將會是未來人類社會提升效率、降低成本的重要趨勢。因此,可以看到,即便是對比特幣喊打喊殺的中國,在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的同時,另一邊廂也在力推數字人民幣,發展自己的數字貨幣,這恰恰說明虛擬貨幣的價值和意義。


正在成為黃金替代品


美國前財長薩默斯近日公開表示,虛擬貨幣類似於「數字黃金」,即使它們在經濟中的重要性仍然有限,但對於那些尋求「獨立於政府控制」的資產的人來說,虛擬貨幣正在成為黃金的替代品。數字貨幣有機會成為一個新的形式,這種形式讓人們安全地保有財富。


而中國金融學會會長,中國人民銀行原行長周小川在日前出席2021清華五道口全球金融論壇時也提出了一個觀點,「一個貨幣能否被廣泛接受,取決於其經濟體量、貿易體量、對外開放程度,不是能夠強求國際使用者作出選擇的,客戶都有自主選擇權。所以貨幣使用的廣泛性不僅是技術特性,和貨幣可自由使用程度相關。」周小川的這番話是在解讀數字人民幣時提出的,但單獨把他們拿出來看,虛擬貨幣是否也恰恰符合了這些特點和要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