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政善治展新章 香港未來現新機(2021年12月24日)


立法會選舉結果塵埃落地之日,特首選舉戰鼓擂動之時。良政善治展新章,相信這是一眾港人的共同期許。筆者相信,無論哪位特首候選人,其競選政綱都離不開兩大議題:第一,社會民生問題,例如怎樣解決社會撕裂、住房短缺等傳統老大難問題;第二,經濟問題,例如怎樣如何提升香港競爭力,積極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如何規劃和落實香港兩大都會區(北部都會區和維港都會區)的發展,讓香港經濟重新出發。


近年來,大家可能都有這樣的一個感覺:香港的發展,離不開內地的改革和開放。因此,香港要發展,就要等國家政策的出台。政策出台前,我們只能耐心等待,別無他法。然而,國家政策的改變,不會僅僅考慮香港的因素,而需要照顧全局的發展,政策推出的時間和力度,當然掌控在中央的手裏。在未來發展充滿未知,節奏又不受控的情況下,香港的發展自然給外界,力不從心的感覺,香港政府更常常被批評為畫地為牢、不思進取,每天只會伸手向中央「要糖」。


面對外界批評,政府只能無奈地回應:我們是弱勢政府,政府縱有宏圖大計,在一個被過度政治化、「拉布」成常態的立法會面前,所有努力都會徒勞。因此,這並非政府無為欠擔當,而是政府不能為也。如果原因果真如此,那麼,今屆立法會選舉的結果,將是香港之福。新一屆立法會,建制力量掌全局,議會討論將告別「拉布」,回復從前高效,為良政善治的出台提供了基礎。


發展創科需決心


關於香港未來的發展,筆者有三點建議。第一,發展創科需要決心和政策。人才和資金都是次要的,因為這些都可以「全球採購」。發展創科需要決心,因為世上並沒有免費午餐,有投入才有產出。雖然投入並不能保證一定有回報,但是不入肯定沒有回報。


發展創科需要政策,因為創新肯定伴隨着風險,如果政府不提供一定的容錯空間和政策支持,創新科技,特別是金融科技,肯定寸步難行。例如,全球熱捧的元宇宙(Metaverse),需要兩樣東西:NFT和加密貨幣。假如有關當局不能提供發展的土壤(政策),讓美國、新加坡等先行者試驗成功後,我們才慢慢研究人家成功的經驗,分析人家做對了甚麼、做錯了甚麼,我們怎樣才能不犯錯,然後才慢慢放行,相信那時候已經沒有香港的機會了。在互聯網的時代,拼的是速度,不進則退,慢進也是退。在被譽為下一代互聯網的元宇宙時代,更是如此。


講好香港故事


第二,我們要講好香港故事,提升香港自信。除制度、法律、人才等優勢外,香港的傳統產業優勢很多,而且都是不可替代的。例如,在大眾的印象中,1980年代是香港影視業發展的黃金時代,人才輩出,百花齊放,締造了許多華語影視傳奇產品,但如今很多人卻認為,香港影視業發展空間堪憂。香港著名監製和導演黃百鳴不表認同,並認為香港影視行業有無法取代的優勢,因為香港電影一直都是中西合璧,而且很早便與國際接軌,要將電影「帶出去」,香港在其中可以扮演重要的角色。另外,香港的功夫片、警匪片都是香港人拿手的電影,這些影片就算在內地市場都非常有競爭力。類似影視業的傳統優勢產業還有很多,我們可以──挖掘,並加以扶持發展。


廣結國際朋友


第三,廣結國際朋友,從東盟開始。香港在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大力發展粵港澳大灣區的同時,也要往外看。縱觀全球,與香港睦鄰,與內地友好的地區,肯定是東盟。11月22日,中國東盟正式宣布建立中國東盟全面戰略夥伴關係。東盟是中國最大的貿易夥伴。今年首11個月,中國與東盟的貿易總額5.11萬億人民幣,超過中國與歐盟的4.84萬億人民幣和美國的4.41億萬億人民幣。另外,全球最大的自由貿易協定,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即將於下月正式推行。東盟十國為RCEP的主要成員。因此,除服務好中國內地這位元貴客外,香港也要發展香港之所長,服務東盟國家之所需。中美關係回到從前,在未來一段長時間之內,相信機會都不大。香港是局中人,並非傍觀者,經濟發展自然受影響。東盟正好成為香港新的經濟增長點。


我們對新一屆立法會充滿期待,期待議會文化全面革新,逐步解決社會深層次矛盾,重建一個團結和諧的香港;我們對新一屆政府充滿憧憬,憧憬新政府帶領香港,重建自信,重振經濟,重新再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