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物皆可NFT 作品拍出天價(2021年7月1日)


隨着中國對虛擬貨幣斬釘截鐵的監管強化,整個幣圈都開啟了「去中國化」的進程,而作為原本虛擬貨幣市場重要的參與方之一,中國市場淡出幣圈無疑對虛擬貨幣市場帶來了巨大的衝擊,比特幣價格從6萬美元的高位幾近腰斬,跌到3萬美元附近,而除乙太幣以外的其他小幣種更是一瀉千里,哀鴻遍野。但與虛擬貨幣行情相反,同樣作為虛擬資產重要組成部分的NFT市場卻日漸火熱,迎來了新一波的參與熱潮。


支付寶付款碼皮膚NFT熱搶


6月23日,支付寶與敦煌美術研究所共同在螞蟻區塊鏈上推出2款付款碼皮膚NFT,每款NFT限量8,000枚,售價為「10支付寶積分+9.9元」。作品剛一上線就被搶購一空,並開始在一些平台上進行交易,其中在「閒魚」二手交易平台上最高被炒至150萬元一枚。隨後,6月24日,數字貨幣交易平台幣安也推出了NFT交易平台,從香港時間當天下午6點開始拍賣安迪•沃霍爾的《三幅自畫像》NFT作品。在開拍不到5分鐘,競拍價已達252萬美元。


支付寶付款碼皮膚NFT帶來的萬人空巷固然令人驚歎,但比起通過阿里龐大的用戶群體引流而帶來的火爆,《三幅自畫像》拍賣對於NFT市場的影響其實更加深刻。《三幅自畫像》曾在今年4月的佳士得春拍中亮相,由波場創始人孫宇晨以200萬美元的價格拍得,而此次拍賣的《三幅自畫像》便是該畫作的NFT版本,而與以往的NFT交易不同,此次買家在拍得NFT作品後,同時會獲得該作品的實物原件。對於傳統藝術品的NFT化,《三幅自畫像》並非首例,此前曾有超寫實主義大師冷軍的作品NFT化後,將原作付之一炬的新聞,此舉雖然頗為吸睛,但卻也映射出了NFT市場虛擬資產和實物作品之間的一些矛盾。但此次《三幅自畫像》的NFT化和成功拍賣清晰地為市場指明,虛實結合完全可以實現,對於由傳統作品衍生而來的NFT作品,實物作品與虛擬作品的價值同等重要,完全沒有必要為了突出虛擬作品而將實物作品銷毀。


其實從總體趨勢上來看,NFT市場與傳統藝術收藏品市場結合是必然的。一方面傳統藝術品市場需要拓寬深度和廣度,也需要提高交易的效率與透明度,依託於區塊鏈技術的NFT市場天然能夠滿足傳統藝術品市場的這些需求;另一方面,NFT市場由虛擬貨幣領域衍生而來,市場參與者較為封閉,需要降低門檻,擴大市場影響範圍,而傳統藝術品市場對於市場參與者而言更易於理解和接受,對於NFT市場也是非常好的補強,所以當NFT與傳統藝術品市場相融後,必然能夠帶來一加一大於二的化學反應。


NFT將實物所有權綁定拍賣


由於NFT市場屬於新興領域,發展時間較短,所以對於與傳統藝術品市場的融合,應該說還處在摸索階段。此前對於通過傳統市場引流的思路,大多集中在依託知名藝術家發行聯名NFT作品,以粉絲經濟實現引流的方式。但這種模式較為粗淺,並未將傳統藝術領域的精髓融入NFT領域,甚至很多NFT作品都被傳統藝術家們嗤之以鼻。而之所以說此次《三幅自畫像》的NFT拍賣對市場有更加深刻的影響,正因為這是一次真正將虛擬作品與實物資產結合,並產生正向市場回饋的成功嘗試。


此次《三幅自畫像》NFT的拍賣,由於同時將實物作品的所有權綁定拍賣,首先吸引到了傳統藝術領域的收藏者,在得到傳統藝術收藏品市場參與這們關注和認可的同時,將NFT的概念和價值擴散到了這個重要群體中。同時,由於是線上拍賣,參與者不僅限於傳統藝術收藏領域的高淨值人士,更多的還有大量NFT市場參與者或是普通的藝術愛好者,交易平台在拍賣的同時還同時發布了與該作品相關的限量衍生品,100幅由社區藝術家以傳統藝術作品《三幅自畫像》為靈感再創作的NFT作品,供一般收藏愛好者參與交易,這在進一步普及NFT的概念的同時,也以新穎的方式獲得了普通市場參與者的好感和認同。


坊間有言,「萬物皆可NFT」,這意味着NFT市場是一片想像無限,空間無限巨大藍海。虛擬資產固然是NFT領域重要的組成部分,但實物資產與虛擬資產的有機結合也同樣值得期待。此次拍賣《三幅自畫像》應當說是一次意義重大的嘗試,隨着市場在摸索中不斷成熟和完善,未來傳統領域的NFT化,必將為市場帶來更多的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