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凡:世界金融中心只有倫敦香港(2020年6月10日)


2013年,香港傑出投資銀行家、聯交所前行政總裁袁天凡在接受訪問時表示,香港金融市場的國際性其實已令香港在某程度上超越紐約。

袁天凡觀點獨特,一語中的,今天重溫,再結合香港今天的處境,更別有一番體會。羅馬並非一天建成,香港今天的地位,是香港幾代人努力打拼下來的。香港人要有自信。中美博弈中,香港真沒有那麼脆弱,聯滙制度更不是美國給予的「特殊待遇」。

袁天凡接受訪問時,斬釘截鐵地說:「如果你說世界金融中心,我覺得有兩個,它們現在是,將來也是,一個是倫敦,一個就是香港。我不覺得紐約是國際金融中心,東京也不是,現在或者將來都不是,上海也不是。其他有機會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可能是新加坡或瑞士,其他的地方我覺得不會」。主要原因是甚麽?第一、紐約永遠是美國化,不可能國際化,因為美國投資者一定比美國以外的投資者多,故此美國市場一定會先迎合美國的投資者,這與國際投資者要求的可能未必一樣,甚至可能會有衝突。第二、美國人會不會忍受因紐約股市造成的金融風波,影響美國的民生?美國政府不會,日本政府更加不會。如果有外國金融大鱷興風作浪,美國肯定不會容忍。

東京也是同一個道理,日本人會不會讓外國投資者在她的市場興風作浪,可能會影響民生、影響日本人民的取向?中國又會不會?中國會不會讓外資在上海的市場舞高弄低,令財富大轉移來迎合所謂國際投資者的要求?未必會!

「香港呢?By Accident(意外地)是容許這些事情發生,因為香港以前在英國統治下,香港人要自己保護自己,金融市場有甚麽大風浪,影響範圍並不是那麼大。」

金融業在倫敦是最大的一個行業,但它本土市場不大,要服務整個歐洲,相比之下,紐約有自己足夠大的國內規模。中國最重要的則是看內地投資者的需求。香港其實有很多是意外的(By Accident),「我提供一個擂台出來,你就在那裏打吧!」

內地公司來港上市是國策

內地公司到香港上市,不是香港人選的,而是中國政府選的。雖然香港經濟體系很小,但還是有很大型的公司來本港上市。公司質素亦不是香港人可以選的,這是中國的策略。更加好運的是,幾年前因為中國比較看重名牌,大公司上市始終喜歡往紐約。2001年12月,全球最大的、持續6年被評為「美國最具創新精神公司」的能源公司安然公司(Enron),因財務造假,突然申請破產保護。

一石激成千重浪。安然事件後,審計師、上市公司和證券市場醜聞不斷,特別是負責安然公司審計的、曾為全球前五大會計師事務所之一的安達信會計師事務所(Arthur Andersen),在得知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在對安然公司的財務狀況進行調查後,銷毁大量文件,最終倒閉,中國內地和香港業務部分併入羅兵咸永道會計師道事務所(PriceWaterhouseCoopers),亦因而令羅兵咸永道會計師道事務所一躍成為中國大陸及香港市場佔有率第一的會計師事務所;曾為美國第二大長途電話公司的世界通信公司(WorldCom)被揭發在1999年到2001年的兩年間,採用虛假記帳手段掩蓋不斷惡化的財務狀況,虛構營收達到90多億美元營收以操縱股價,最終倒閉,其後被Verizon收購,重組成為其屬下的事業部門。

針對安達信毁審計文件事件徹底打擊了投資者對資本市場的信心。美國國會和政府加速通過了《薩班斯‧奧克斯利法案》(Sarbanes-Oxley Act)法案,以圖改變這一局面。該法案年於2002年7月25日國會參眾兩院最終通過。美國總統小布殊在簽署該法案的新聞發布會上稱「這是自羅斯福總統以來美國商業界影響最為深遠的改革法案」。

造就港交所發行新股第一

法案的規定嚴格,大幅增加了企業(特別是小型企業)的審計和合規成本,降低了其他國家企業,特別是中國內地企業,到美國金融市場上市籌資的興趣。

內地公司改為選擇香港上市,這也直接造就了港交所連續多年新股發行全球第一。下周再續。

© 2019 by HKFAEx Group